分手 X 富士山下 (實驗創作系列)

8704029823

車上。

「以下是一則天氣消息,寒冷天氣警告現正生效……」

聽著這消息,我除除地說:「不如,我送你回家」

妳微微點頭,輕輕撥弄著妳長長烏黑的秀髮,假裝整頓一下我披在妳身上的陳年風褸。

看來妳已經知道了。

一向健談的我,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已經一個月沒有跟妳說話,唯有希望收音機裡能給我更多的話題。

一路無話,我的腳只顧著踩著油門,眼睛向著前看,期望下一個燈是綠燈。因為我怕,怕車剎下來的時候,氣氛更肅剎。

該死。紅燈!剎車,肅剎。

我偷偷的望妳,希望剛才舒適的旅程,加上寒冷的天氣,會使妳除除入睡。但,妳的眼睛只是無援地望著前方,在接觸你眼睛時,還可以隱約看到妳眼裡反映著淡黃的路燈。

七年了,就這樣七年了,我們之間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說經歷多,不算多,倒沒有什麼生離死別,戰火連天;經歷少,又不算少,難道七年的光陰每日也是虛度的嗎?

妳曾說,希望到富士山,妳說得興起,又見我沒有反應,便住口了。我說,去富士山也不錯啊!而妳卻晦氣地說到富士山很旅費昂貴,不去了。我當時也一錯愕,氣結,衝動地說:「不去便不去了!我乾脆買個富士山給妳吧!」

妳先不知反應,後來便傻傻笑了。依偎地說有錢的話,開開心心上富士山一遊。

「請注意,寒冷天氣警告繼續生效……」

妳問我可否一同去富士山?我想妳是想找一些話題吧,同時也暗自呼了一口氣,為了減弱空洞的氣氛,我除除問了一句:「為什麼?」

妳哭了。呢喃地說,未去過富士山,不知它是怎樣,明明知道它存在,卻到不了。

我明白,現在只要把這輛賣掉,已足夠我們去富士山玩個夠,加上換了工作,加了薪,不愁買不了新車。

看來我一世也去不了富士山;到了東京也好,也不想登上富士山;就算站在富士山,這也不算到過富士山。收油,手轉了一轉,我借著轉一個急彎時,語無倫次地說。

妳 似懂非懂,哭得更厲害了,可能認為這是一句深有哲理的說話吧。老土的對白,總是說一次的,妳忘記我吧,你有七十歲命的話,我只是你短短的十分之一,很快你會淡忘的。妳的朋友不是說,我配不起你嗎?更說一起七年這麼久,再使她們跌了眼鏡了。我,不高大、不英俊、沒有事業,什麼也沒有,妳隨街兜過圈,也會發現 有人好過我的。我還自命風趣地說。

收油。

到了。這風褸,不用還給我。

你狠狠關上車門,急步回家。

不知為什麼?妳的背影突然模糊了,眼中的熱淚一瞬間化成了雪花,在我的臉上劃過,除除地跌落在我抖震的手腕上,這一刻,我深信這就是利刀劃過手腕的滋味。

我深信,我心中的櫻花,已葬著那試管裡富士山的一角。

攔路雨偏似雪花 飲泣的你凍嗎

這風褸我給你卧到有襟花

連調了職也不怕 怎麼始終牽掛

苦心選中今天想車你回家

原諒我不再送花 傷口應要結疤

花瓣鋪滿心裡墳場才害怕

如若你非我不嫁 彼此終必火化

一生一世等一天需要代價

*誰都只得那雙手 靠擁抱亦難任(為)你擁有

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曾沿著雪路浪遊 為何為好事淚流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何不把悲哀感覺 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試管裡找不到它嚥嗚眼眸

前塵硬化像石頭 隨緣地拋下便逃走

我絕不罕有 往街裡繞過一周 我便化烏有*

情人節不要說穿 只敢撫你髮端

這種姿態可會令你更心酸

留在汽車裡取暖 應該怎麼規勸

怎麼可以將手腕忍痛劃損

人活到幾歲算短 失戀只有更短

歸家需要幾里路誰能預算

忘掉我跟你恩怨 櫻花開了幾轉

東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遙遠

Repeat(*)*

你還嫌不夠 我把這陳年風褸 送贈你解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