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的子民

在古老的地方,分不清的東西南北,有一條龍。

 

 

他們是在大歷史下的村民……
 
在我出世的時候,這裡已經有了市中心,每一天,人民就是在那裡生活,有小朋友在路上追逐,也有老人家在大樹下乘涼。
 
今天,我十八歲,家人說受了國王的糧食,便應貢獻國家,為國家出力,於是,我來到大型的招聘會,希望能有一官半職。
 
官:「皇帝陛下將會挑選壯丁,為國家生產出力」
 
我:「我的手臂可是粗壯,做什麼也行,打仗也不是問題」
 
官:「打仗?是什麼來的?皇帝陛下已挑選兩隊村民組成的軍隊保衛國家的….噢!現在只有全能的村民,快點,皇帝來了……」
 
這個國家,除了這些外,從建立起便有一個皇帝,他住的地方很遠,離我們也很遠,也可以說很近,有時,他會望一望這裡。但我望向那藍藍的天空,看不見他。
 
就是這樣,我作為第二批的人離開了村莊,到城外幹活去。第一批可算是開荒牛吧,隔鄰的B仔好像便是他們的一份子。
 
來到城外,果然跟城內的不一樣,這裡周圍也是森林,十分恐怖,森林裡有的是猛虎、毒蛇、獅子、大野豬,聽其他人說,有一隊先頭部隊給給那些東西吃了,屍橫遍野,說的人還指手劃腳地描述,說是重傷的人給他說的。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隊騎馬的人來了,我們叫他們「猴子一號」,因為皇帝就是這樣給了他們「1」號的名字,那是猴子氣急敗壞的趕過來,說是南方有可吃的大野豬,著我們依照皇帝的說話做。
 
趕到南方,皇帝一聲不響地向那隻口噴白氣的大野豬指了一指。
 
「算吧!死就死啦」就在這裡,有一隊人便舉起弓箭,向著牠狠狠的射,要知野豬不同那些馴良的鹿子、綿羊們,牠不理三七二十一,向我們衝過來,我當然也加入了戰陣,眼見剛才那個人已經給那大野豬拋起、狂踏。毫無保留地揮動那個畜牲的頭揮舞。
 
我看著皇帝心急的樣子,心想,來吧,我一出生便有神力呢,於是,我猛拉下弓,心裡還想著我那村裡的初戀情人、父母。
 
一箭,再一箭
 
再見。那頭豬便倒下了。我一望皇帝,他的嘴角就是動了一下,算是讚賞吧,我也不顧一切,走過去便去割牠的頭,誰不知,不知在那兒出來的一號猴子,便罵我:
 
「割牠的頭幹麼,國家要的是他的肉呢作為戰略儲備呢」
 
我啐!我可是英雄呢。
 
有了食物後,國家的技術進步了不少,這是皇帝要的加多人口和軍隊了,我對好像行得快了一點的一號猴子說我要參軍,只見他懶懶的道:
 
「打仗?你懂麼?你知道敵人是什麼?」說得自己好像懂打仗的。我這一次被編排到做建設,
 
這是一座很宏大的建築物,跟村莊差不多吧,聽一號猴子說他還要在馬房裡找一些馬來這裡,做馬車,還說可以著商人賺大錢。我一邊聽,一邊拿起我的手鎚,不一會,那一幢建築物完成了,我又見到皇帝了,他又笑了一笑,又行開了,我想是找哪兒有錢賺吧。不久,我就看見一號猴子,拖著一大批的馬過來,還有一大批木和黃金,說是做馬車用的。
 
一會兒,看來是真的賺了大錢吧,我看見隔鄰的B仔,原來他不是做了狩獵的工作,是國家保衛隊!我跟他打招呼,他好像木無表情的,冷冷地說叫我行開,他挺著看來很長槍,還說他快去打扙了,那些人很恐怖,我問他有何恐怖,他又冷冷的回答我,
 
「像一號猴子,但是馬上有盔甲的,手持長劍,叫『騎士』」
 
「你有信心打敗他嗎?」
 
「皇帝說可以的,說我們最擅長就是這樣了」
 
說時遲,那時快,在那玻璃製的天空上,我看見了:
 
「岳飛正被阿律索陀攻擊」
 
原來元帥正被攻擊呢!只看見戰火聲燃起,前方的盡處便是敵軍了,這就是打仗嗎?真使我驚訝,他們的服裝很古怪,他們跟我一樣是沒有上衣的,身穿綠色的褲,頭上披著一大張豹皮,他們不熱嗎?還手持著狼牙棒,凶神惡煞的衝過來,B仔對我說了一句:「走!」
 
這時皇帝從玻璃望過來,我又被呼招了,這一次是建造一所可以容納數十隊人的城堡。
 
「保重!」我拋下一句便回頭建造城堡,我沒有恐懼,只有不停地建起城堡,那些人快攻過來了,只聽見B仔一聲驚呼!原來那些豹勇士的狼牙棒下,B仔是不堪一擊的。
 
他再沒有回來。
 
但豹勇士卻向著我衝過來,只見那些人一棒揮來,我便立即逃走,但也身負重傷,這時,城堡做好了,岳元帥著我們盡入進入城堡裡,讓那些醫護人員醫治。
 
就這樣,只見城堡下箭雨橫飛,剛才殺死B仔的豹勇士也死了,我不忘重傷了傷口大喊歡呼!
 
這是,天空上突然光了一片,只見天上無限的火球像流星般向著我身處的城堡上飛過來,天上的火球真的很多,數數也有十來個,不久,我們的城堡破了,幸好我及時逃到遠處,才免了一
 
我不知逃了多久,不知不覺來了海邊,竟然看到鄰村的村民在建碼頭,就在這是,我又看見十數艘戰船衝過來,我還來不及反應,一支巨箭向我射來,我給塵埃嗆著,受了點傷,但是碼頭沒了。
 
看來我們的國家已經四面受敵了,只見剛才在城堡出來的無敵連弓手在不停射箭,但他們亦倒下來。
 
突然間,天空又再一響,原來是皇帝,他氣憤地扣著玻璃,大叫道:「痴線,不玩了,明天上學」
 
然後,玻璃上反映著數隻大字
 
「你確定要離開這個遊戲?」是 // 否
 
皇帝疲倦地點了一下「是」
 
天地一片灰暗,前途未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