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華麗皮囊 — 科學怪人性別化的研究報告

華麗的皮囊,會否跟殘缺皮囊的《科學怪人》比較?

 

科學怪人

看到中段,已經不難看出這新"Gal" 皮膚是一種新制品,而實驗對象就是Vera。最後,原來Vera 本身又是一場變性的實驗品(不算是實驗,因為醫生好像是不會失敗,成竹在胸的樣子,這或許也是導演的自我反映吧,戲裡的醫生很有信心「做」變性手術,現實中導演卻很有信心「拍」變性身術) 。鏡頭下的她,身體劃滿了線,醫生小心地把一塊又一塊的皮(其實擺明是Tempo紙巾)殖入身體。

這些畫面,立即聯想起《科學怪人》文本。該文本主要探討科技製造生命的後果,是道德倫理的作品,然而,雖然作者身為女性,主角卻是男性,而被製造物(可憐他沒有名字)根本不知是男是女,但大部份人也相信他是男人。

導演或許想營造一種實驗,就是把科學怪人和製造者的傳統故事加了一些,只是一些性別和性愛的元素:一種抽離性別的愛是否可行?如果可行,那麼加一些悲劇元素又如何?最後,在電影的蝴蝶效應下,添加的因素被放大成幾千幾萬倍,導演的觀點明顯把一切的性、(母)(父)愛、慾的原罪回歸於皮囊,他否定了所有高尚的愛,異性戀固然在戲中被擊之潰爛,但被視為純粹的愛的同性戀,在戲中也看不出有出路,甚至導演想把Christina 和 Vincent 的一段歸類為悲劇,並重新對科學/人造人來一次革新地再批判,所以,這無疑是導演編者把科學怪人放進性別研究後的報告。

 

 

3人同是希臘式悲劇

希臘悲劇最悲的是觀眾全知道真相,可惜戲中人卻懵然不知,繼續完成他們的命運,最後一切終結也是充滿了遺憾,只輕嘆不知是命運還是人為。Vincent / Vera 戲中的靚仔主角,他喜歡了Lesbian的Christina, 得不到愛,便吃了藥去party,還愛上了Norma,原本一帆風順的他碰上了有心理病的Norma,人家根本不是想做愛的,就是他硬來也沒有用,還給Norma狠狠地咬足幾廿秒,他的愛情路上看來完全沒有希望。難得他,亦遺憾他是心地善良的人:你咬完,叫完,我也君子地(或作為輸家地)幫你整理好衣裳吧,大家沒事發生便是了。

誰知對方的父親以為他強姦了自己的女兒,對他進行不必要的報復,在不知名的情況下去了勢可憐的他不是模範男人,總是卑躬屈膝,委曲求存,當然最後亦是這樣才逃出生天。但是面對著愛他的母親,只喜愛女人又不喜歡他的暗戀對象,這段情在現在已經身為女人的她又可不可以重來呢?最後她的結局也是一個謎,當然也沒有需要再探討下去。

導演好像還是擺他一道,刻意找了靚仔和靚女飾演Vincent 和 Vera ,就連觀眾的唯一解釋和思想轉彎的機會也封閉了。要是使醜男變靚女,美男變醜女,這價值判斷便會使悲劇的效果便會降得很低。

 

醫生

 

自己的老婆跟自己不知名的同母兄弟私奔了,還被燒傷,他救回她,最悲的是他或許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很喜歡跟情夫做愛(在老虎強姦vera一段有提及)。醫好了,又如何?原本美麗的她接受不了燒傷的皮膚自殺,作為日夜貼身並能起死回生的醫生,這不是很悲嗎?

他的女兒看著妖怪般的母親在面前跳樓自殺,患上了密室恐懼,社交恐懼症。開始康復後,她身為父親在案發現場看到女兒被侵犯,最後女兒情況極差,身為父親的還被懷疑是強姦女兒的人。

 

上述的一大段因果,已經隱隱包含了一種悲劇的元素。

報仇變成性。他痛恨vincent,要將他變性。但變性後,卻因為太似自己老婆,卻變成了愛。雖然只有她被老虎強姦後的一幕才有少少愛的成份,但無論醫生心裡存在的是「愛」抑或「性」,這種因為vincent 性侵犯自己愛女,到變了性後竟然不自覺地,全心全心相信自己的施虐者(他到死的一刻仍深信Vera 不會開槍),也是一種使人十分沉重的悲。這絕不是因仇生愛的劇情,而是流於表面的,肉體上的歡愉:

醫生愛她的老婆嗎?
不是,他只是迷戀她的皮囊。

醫生愛Vera 嗎?
絕不,這只是因為她被他塑造成自己喜歡人的皮囊。他根本是痛恨他,有心一步步地報復。

自己跟仇人戴著自己最喜歡的人的皮囊的做愛,而這皮囊竟然還要自家制的,這真是很希臘式的悲哀。他還是模範男人:大男人、佔有慾強、是大醫生、有型有款、有大屋(應該說是城堡)、有靚車、有成就;他對老婆的愛接近神級、他鎮定,處變不驚,做事細心(無論對皮膚、鴉片、房門鎖匙還是報復) 就算面對橫刀一快的他/她也能從容應對。但是作為一個講求理性的醫生,他的非理性行為實在是太大的對比。他的非理性在一幕中十分深刻,就是Vera 把潤滑劑拋向他是,他那急色的接過的動作,基本上已經將一個完美理性的男人形象全部破滅,當然,這亦歸功於導演向觀眾說明Vera是要拿槍殺他,這種幻滅才會發揮得更好。

Christina

或者知道導演的性取向,總會留意一下這位Lesbian。當中有兩句對白尤為深刻

C: 就是因為我不喜歡男仔?
V: 因為你不喜歡我

Christina 以為Vincent 因為自己不喜歡男仔而不喜歡Vincent,但Vincent 控訴的不是Lesbian,而是Christina 因為不喜歡自己。

Vincent 到最後穿上他們倆的衣服作為相認,在Chrisitina 而言,這才是矛盾悲劇的開始。她是感動的,因為這個男孩6年來也沒有撕毁自己的衣服。但究竟她應該愛上他?一個當年還是男性的他對她的心竟足以使她愛上這個男人,但可惜的是現在的他變成了被她還美的她了。如果愛上了她,又是不是因為「他」變成了「她」才生愛呢?要值得留意的是一看見Vera 時,母親和Christina 的對比,可以又是導演的實驗,說出Christina 望到索女而動心了,但,心一動,悲劇便油然而生了。

 

 

3種男人最痛

 
「本片身為較適合男性觀看」,這是十分主觀的看法,大凡男性均有弗洛依德所說的castration anxiety,片中多個情節對於男性觀眾而言也深感不安:
 
被踢下陰: Vera第一次反抗醫生的時間。有趣的是作為男性,踢下陰是較為陰毒,多數「光明正大」的男人也不屑使用,故多是女性防衛男人的招數,奇怪的是初為Vera 的他竟然使用了。
 
在很想做愛時被咬:這是很沒癮的事。遇到危險,什麼傳宗接代的事也沒有興緻,逃命要緊,這是人類留下的獸性。吃了藥的Vincent 也停下手來,還打著輸家的旗號,幫Norma穿回內衣褲,還搞笑地弄好她的手才離開。
 
在很想做愛時被殺 X 2 : 老虎幸褔一點,做完在背後中了一槍。醫生就窩囊了,等到潤滑劑到手時,未用就死了,死前還堅信Vera 不會開槍,死後失去了一些霸氣。
 
被男人強姦: 這明顯是惡夢,還要給老虎強姦後再來一次跟男人做愛。
 

電影效果

 
電影效果方面,殿堂級大師艾慕道華也貫設了他的風格,使用音樂烘托效果,這次的theme song 小提琴尤為醒神,跟全片很Classic的風格和懸疑的劇情很配合。
 
導演好像刻意營造很新和舊的對立並存環境,歐洲中世紀小鎮、古堡大屋、地下囚室,卻配以最先進的換皮DNA基因改造實驗科技、全3D 的學術會議,卻像在充滿書藉的書桌進行。
 
而導演亦加上象徵意義作為電影語言,最深刻的是用盆景來烘托主角喜歡對任何生命的操控。懂得盆景的人也知道,用鐵線是可以限制盆景的生長,使樹枝生長為鐵線的形態,達到盆景的效果,而盆景亦可以算是人類妄想成為神的手段,對大自然插手操控。另外,主角家中的名畫,也暗暗顯示了主角對美和肉體的追求,這種細微的設定和象徵意義,必然是導演精心策劃的。
 
 
 

敗筆

 
唯一敗筆之處,就是在場有觀眾看到笑,尤其在最悲的最後一幕,Christina 呆了一樣在看Vera,這種荒誕感可能使一直緊張的觀眾笑了出來,但亦有可能顯示導演未有詳細把握Vincent變性的心理描述,他變性後如何?為什麼望到報紙上的自己會震?為什麼望到牆上自己的筆跡會震?她如何看待自己被強姦?這些情節轉得太快,觀眾未可有細嘗便了結了,這也是有點兒失望的原因
 
如果要辯護,又是否艾慕道華固意留下的伏線,他是否想故意凸顯單一男性凝視視角下的殘缺,待觀眾反思?他亦可能是要搞純粹對「身體」的探討?故意留下缺乏了心理描寫的身體?
 
又或者,有時極端的悲劇,就會極端可笑的事;反之亦然。
 
最可笑的 喊亦正常
最悲壯的 笑亦正常
 
 林夕‧《六月飛霜》
 
P.S. 
想不通
1. 為什麼強調這Vera 不用荷爾蒙? 就是為了強調她做愛是的反應是假的嗎? 
2. 總花心思,強調醫學,他要批判? 
3. 醫生和Vera 是戀物嗎?
 
值得參考片名的翻譯:
英文: The Skin I Live In 
香港: 我的華麗皮囊 (取其義)
台灣: 切膚慾謀 (取其音「預謀」)
大陸: 吾棲之膚 (直接翻譯 + 取其諧音「吾妻之膚」我妻子的皮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