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燈公子》 — 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故事買賣

雖然只讀過張大千的《城邦暴力團》和《認識幾個字》,但每次看畢把書本合上的一剎那,總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因為張大春的小說無論在資料搜集或者是文辭修飾方面,均是達到無懈可擊的境界。

《春燈公子》很聰明地運用了春燈公子二十年來每年一次的神秘宴會作為包裝,其實只要看第一回,聰明的讀者就會知道春燈公子就是張大春本人,讀者越快發現,自詡自己聰明之際,就是自己最愚鈍之時,你不是被這「神秘」的故事吸引而買下本書嗎?試問如何寫評論呢?

內容方面,作者跟《城邦暴力團》一樣,最擅長搜集資料,也不知他是如何找得到的,總能夠在幾本不同的書中找到中的蛛絲馬跡,誰不知,因為幾本書也沒有明言 主角是同一人,越多資料,反而使人更模糊,東家一言,西家一言,到底誰是誰非?作者就在連結東西兩家之言之中,創造故事,弄出了一個似是疑非,充滿傳奇的 一大堆故事。還記得當年看完《城邦暴力團》,就到圖書館找出大量有關邦會和奇門遁甲的書來看,發覺當中的確跟小說中差不多的地方,作者更擅用台灣發生的事 情作連結,就是在史料和現實中重新杜撰故事,說真不真,說假不假。

這一次的春燈公子也一樣,看上去全部的史料也有板有眼,偏偏在這些我們認為「真實」的根據上,加入了一些流傳的資料,作者還嫌不夠,還加上了一些說書的元素,也有明言某些名字是杜撰的,某些人是作者的祖先,不可明言,使到故事更加立體,但這一種立體,卻使讀者難分真假。

二十篇故事中,較為喜歡的是《肆‧李純颩– 洞見品》。作者運用大量野史料,計有:《近現代新筆記叢書‧ 辛亥革命》、《瑯玕閣汲古書譜‧卷五百十九‧會黨三》、《史記》、《清朝野史大觀‧清人述異‧卷下》在眾多史料上三言兩語提及過的小人物落筆,「發掘」了 一個李純颩的人物,打造了 一個充滿武俠+政治+人情世故的故事,情節有高潮,有結局,有寓意,就是典型的賣故事勾當,讀後不得不拍案一讚。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作者作為說書人,總是運用大量創作的詩詞,自問只是凡人,對於這些詩句是完全摸不著頭腦,但加入詩詞評語,也是說書人的責任吧。究竟,作者創作這一系列的故事來幹嗎?看來,真的要留待《戰夏陽》才能揭曉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