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一天

星期五是同事們放暑假前的最後一天, 也是我見到他們的最後一天

甫上到七樓, 看到有數位同事在玩遊戲, 看到他們玩起來的樣子, 實在難以看得出平時他們的嚴肅.

細看之下,他們在玩killer, 要在各人中看出誰殺人兇手. 眼一合上, killer 便殺人, 再開眼時, 便要從對話和面色來估誰是真兇手, 遊戲簡單, 歡樂得很.

眼看如此, 我當然立即被邀請參加, 發覺得玩者七,八人中, 有三至四位是將離職的同事, 玩的時候, 不乏有人出聲分析:「他講大話不是這樣的」、「他平時蠱蠱惑惑,一定是兇手」….

原來, 我們這些人大部份也認識了三年, 平時的態度,性格, 也十分了解, 所以一玩起killer , 也十分耐玩.

還記得學生的最後一天, 我堅持早一些午飯, 希望不會望到他們的離去. 那一天, 我卻忘我一般跟他們作最後的遊戲.

行文至此, 想起一句話:「說瀟洒,誰能瀟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