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神特工 — 符號與身份認同

3112481394

全片無論特技、導演、分鏡、剪接、故事只是中下之作。
如果特技就是片中的賣點的話…….

先說槍戰,有不少是抄的成份,就連curve子彈的套路也被人說抄了港產片,當然這idea還是值得一讚的。其次槍戰的畫面,在香港來說並不刺激,只去到喜劇之王槍戰的級數,玩特別槍,玩雙槍,《英雄本色》及一系列的吳宇森一早做過了,沒有什麼稀奇。再說特技,在現今特技泛濫的電影世界裡,無論意念和程度均 是小本制作,最有看頭的是第一幕的一段,有一個人面爆玻璃的大特寫,有點似photoshop,但是不知為什麼,往後從蠟水冒出來的樣子,都是用這一種特技。

全片主力由剪接來完成,特別一提是有一點cult movie的特色,就是愛用慢鏡和改變聲線來營造效果,其實這技巧固然可以提昇張力,但此片用得太多了,反而有一點窒礙的感覺。全片太依賴這一種效果來製 造緊張的氣氛,感覺上,是滿佈bold+italic 的Notes一樣:一切實在太清楚了,要highlight的,便故意highlight。另外,剪接佬的說故事技巧很快,畫面跳得很快,觀眾的轉數要高 一點才可以掌握故事的發展。導演方面,好像是一位出色的俄羅斯導演,但是功力一般,有幾個分鏡做得可以。所以,全片稍為可以一談的,反而是故事。此故事改 篇自同名漫畫wanted,故事大骨幹是一個極之平凡,有心理病的一般人,突然被人發掘而成為大英雄,就是一般的大雄遇見叮噹的穚段,也是普通美國主流漫 畫如蜘蛛俠等的相似,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故事卻不見有大美國主義的特色,尤其是結局更引人深思,英雄的結局不是暪著其他人做自己的英雄,而是被所有人所 遺棄,做一個大反派,反霸權(公會),反中心主義,此舉的結局,有極多文化意涵在裡頭。

全片的充滿著十分明顯的象徵符號:

公會(Fraternity)

與 其說公會,應該譯做「兄弟會」才對,公會 = 殺手 = 維持世界平衡和規律,除了是RPG遊戲裡的主流思想外,當中也有極濃厚的社會主義色彩,戲中的公會很有中世紀的味道,也強調:這只是一間普通的紡織廠。這 一間紡織廠也很有社會主義的味道,那裡是一獨立的世界,遠離城市,有圖書室,有織布機,有豬肉室(匪疑所思!),有武器室,有治療室,有得做炸彈,有餐 廳。畫面展現的是一種工人階級的勞動情形,工廠的機器很嘈,流水作業,工人勞動,簡直就像社會主義下的無產階級權力象徵一樣。

命運織布機(Loom of Fate)

織 布機,除了指出是公會和社會主義的符號外,也有其他的東西指涉,作者使用「織布機」作為神喻的「機器」,其實並非神來之筆,因為織布機本身就是現代科技龍 頭 — 電腦的前身。織布機是首先運用1和0的觀念來織出花紋的,大概是放一張「咭」在織布機上,咭上有洞的,針就會穿過,沒有洞的,就穿不過,如此便造成了一系 列的花紋了。而且,織布機也是最原始的機器之一,中國4000年前己懂使用這一種機器,如果嫌說法太跨張,南北朝時期(1600年前)也有「織織復織織」 的記載了。要知,織布和文明的發展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故此,織布 = 神喻,應該是一種集體潛意識的符號吧。

火車、天穚、藥及旁邊的屋

全 劇也圍繞著火車而發生的。火車亦可以是符號之一,代表著:貧窮,社會的墮落,更甚至,就是在資本主義底下,無法攀上去高位的人,這也正正是Wesley的 寫照,留意導演多次刻意地運用鏡頭表示Wesley的家就在火車天穚底,當然,這對後來解釋誰是他父親有幫助,但也正正強調了天穚底的意符。其他如《蝙蝠 俠》、《未來報告》、《銀翼殺手》等也運用了藥物、鐵路、黑暗、潮濕、骯髒的天穚底表示了社會上窮人(或者說是資本主義下的犧牲者)的階級。彷彿鐵路 = 打公仔 = 辛苦 = 受剝削的代名詞,事實又正正如此。

伏特加與俄羅斯

有 一場是Exterminator餵Wesley飲伏特加,這一場戲印象深刻,因為太無聊,不知所以,但當翻查資料後,發現原來此劇的導演是俄羅斯人,那麼 便真相大白了。最有意思的是,這個俄羅斯二打六竟然是全劇感情戲(他死了後)、智謀戲(一千隻老鼠)及高潮(主角殺了他)的引發者,可以說是俄羅斯主義 了。

殺手

在處理殺手時,戲中的開頭也是公式化:只執行任務、有型、冷皓、神出鬼沒、特異功能等……但是,處理的手法有點像Matrix一樣,然而,結局卻是 使人心頭一緊的,全戲高潮在於Wesley回頭狂炸公會,有腦的計謀、吳宇森式+Matrix式的槍戰、360度圓圈殺人的華麗,走出公會時,更有李小龍 跳出精武門的感覺,可惜,下一個鏡頭竟然是在街頭窮途末路的Wesley,愛人死了,連錢都沒有。

身份問題

全 劇的重要看來並非討論「命運」的問題,因為戲中已經有答案,Loom of Fate 基本上是一套不可靠的系統,因為所有的殺手也榜上有名,反而,身份問題才是全套戲最值得討論的東西。要數近來探討身份問題的戲多不勝數,但《殺神特工》可 以說是較明顯,較反資本主義的一部。

如何說明/定義 Wesley是一個廢人呢?全部的因素也是電腦文化下資料主義的定義:

1. Google。在google查不到自己的名字(基本上是沒有可能的),暗示的是連Google這麼強的search engine也查不到,你就等於不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2. ATM。ATM上有多少錢就代表你的財富,使Wesley鼔起勇氣去鬧老闆的,也使Wesley重傷這麼久才倒下的,也是ATM裡戶口的$$數目。由$100–>$3.6M –> $14.4 真的幾恐佈

3.女友。劇中強調,他原本的女友跟自己的「好朋友」有路,但如何表達他「廢」?最明顯是他和她是在Wesley新買的枱上做愛的。

上述的因素也不是穿鑿附會,因為全戲至少頭尾出現一次。當然,劇中還有一連串的問題:「我是誰?」一個Account Manager和Account sales representative也分不清的小員工?一個異能?一個被大組織利用, 然後去殺父的人?一個懂Curve子彈的殺手?此劇主角是英雄過後也是潦倒的,也是不甘於平凡的,做全職的殺手這一點跟大美國主義英雄一樣的,但不同的是,他不是為民請命,為正義而戰的Marvel SuperHero,而是旨在反建制的職業殺手。

最後,總有一點不明白的,就是Wesley最後一句,我就做了殺手,你又做了些什麼?為什麼一個這麼廢的人一剎那可以變得這樣的自負?

參考資料

Computers & Looms – All Fiber Arts

紡織技術

Wanted(wiki)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