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山咸

農曆七月十四, 鬼節,夢一般的旅行…….

不知是誰,帶我來到這裡,是在夢裡嗎?不!我的感覺很實在。

七月十四,是明月當空的晚上,看上去月亮還是圓的,但,總欠一點圓,沒錯,還有一天才是最圓,還有整整的一個月又一日,才是圓中之圓。

我不是沒有膽色,但是城市的生活實在沈悶得使人也不知自己的存在,每天也是這樣的上班、午飯、下班、連續劇、打機、睡覺。每年的七月十四,報紙、收音機、電視老是充滿著玄學大師大談鬼節忌諱,不是那些藝人撞鬼,就是矛山師父捉鬼。廿多年了,看膩了。

今年的七月十四,我決定試一試,就在這人煙旱見的山上,我決定在那裡渡一晚,看看有沒有鬼。

不知為什麼,說做就做,就像吃了豹子膽似的,也有點神推鬼撞的,我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態登上山,地圖、指南針、營帳、斧頭、生火器一一俱全,當然不少得我喜愛的書本。

走著走著,來到了一個沼澤。看來我又迷失了方向,在地圖上根本看不見沼澤,只見澤中煙霧彌漫,七月暑天,熱氣騰騰,澤中的水像是不生不死的,暗湧處處又看不開水從何來,正奇怪為什麼山上竟有如此荒誕的沼澤時,霧氣突然濃起來,正是戲劇裡撞鬼的先兆……

一陣怪風吹來,穿過茂密的樹林,竟像一陣又一陣的哀鳴,樹葉聲是一陣沙沙的,輕快的,心想是一位年輕的女鬼吧,此念一起,只覺全身動彈不得,這不是什麼實際的東西,只是一種感覺– 她「到達」了在我的腳趾中,為什麼電視中的風水師就是沒提及過鬼在腳趾中呢?不知為什麼,這時候我還可以胡思亂想的,不對,是實在的,我冷靜得很,我心裡應該一早為這作出準備吧,我唯有繼續冷靜,靜待事情發展。

未幾,到達了小腿了,看來,「她」真的是由腳趾上來的,我好像清楚了「她」的來勢,何必等等,看看她做什麼呢?現在才反抗,可能驚動了「她」,有什麼閃失就出事了。

到達大腿了,我整條腿也動不了,就在這一剎那,我有想過發難的,「她」已經在我的腳趾小腿了,我不出動更待何時?但我又想,既然事已至此,可不再等一時呢?現在一動,豈不時放棄了剛才的東西嗎?堅持!

心裡撲通地跳過不停,看來「她」到了心吧,突然,腦海中有一些訊息在浮動著,是一些不同的訊息,天、地、風、火、原始人、歷史、宗教、神、還有自己的身體、器官、性慾、饑餓、內臟、細胞、細胞核,一切的「訊息」,又或者,正確來說是一些「知識」不停地進入腦海中,每一下心跳,就把不同的訊息打進心砍裡,我應該看多一些嗎?會看到神、鬼、人的東西嗎?不!我一定要堅持,隨便「她」吧,什麼情況也可貪,這時的情況,已經在我的知識範圍外了,還是冷靜堅持吧!

不知「她」是否知道呢?不知不覺間,只感到「她」到了背瘠,對,是背瘠,我好像舒了一口氣,訊息也停止了,看來我的堅持得到了回報,但是,「她」在我背上,既不是我的五臟,又不是我的重要部位,「她」如何對付我呢?我開始有點兒迷惘了,「她」又若有若無,看來,這一種中庸才是最可怕的,但沒有危險,便算了吧,看來我的膽色少了。

在背上沿著上,不知不覺,「她」在我的口中了,舌中,臉上也有「她」的存在,我真的害怕了,一怯之下,心想不就此大叫,更待何時呢?

「小姐,你放過我吧,我怕了!」

「痴兒!大智慧你已經得了一小半,還不覺悟,一語既出,感應便不文一錢,可惜可惜!」

就是這隱隱的一句,我好像明白了剛才的「悟」就在這話裡毁於一旦,「她」也消失了,煙霧散了,回復了山中林景,魚肚在東方起來,原來林景也美,為什麼疑神疑鬼呢?

一覺醒來,懊悔了,但,有此山中美景,不亦樂乎?

~完~

卦辭:咸:亨,利貞,取女吉。
象曰:
山上有澤,咸﹔君子以虛受人。
彖曰:
咸,感也。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止而說,男下女,是以亨利貞,取女吉也。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觀其所感,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上六:咸其輔頰舌。象曰:咸其輔頰舌,滕口說也。
九五:咸其脢,無悔。象曰:咸其脢,志末也。
九四:貞吉,悔亡,憧憧往來,朋從爾思。
象曰:貞吉,悔亡,未感害也。 憧憧往來,未光大也。
九三:咸其股,執其隨,往吝。
象曰:咸其股,亦不處也。 志在隨人,所執下也。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象曰:雖凶,居吉,順不害也。
初六:咸其拇。
象曰:咸其拇,志在外也。

卦辭來自:http://destiny.xfiles.to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