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爭源於不自知

 
HKDSE 練習卷,忽來靈感,便寫下此篇。
 

很累,我已經很累了。
雖然我習慣慢慢地走,漫無目的地,向著前走,
我就是王,是在這裡打低無數同類的王,無論我走到哪裡、無論我如何地走、無論我向哪個方向走,
這,是我的自由。

但原來,這可以很累的。尤其是今天!
因為,我的頭很痛。

我頭上的那些東西,又在嗡嗡的叫。
對!在我觸角上的那些東西。
他們叫自己做「人」!

短短續續,割據一方,罵了百年,為的竟然是爭那一繩之長短,
上百年了,他們稱那條幼繩為金錢,出盡力互相拉扯,互相糾纏。

最可笑是:他們還不知道我瞪著眼睛看著他們,他們更不知道,他們所謂的一方,只是我那微不足道的觸角,只要我揮動雙觸,對!只是百分之一秒,哼!他們就變成宇宙的塵埃了!

我不明白,他們還爭什麼?

*********

 

很癢,我真的很癢。
雖然我在宇宙間飄盪,規律地轉;雖然我是這太陽系的「寂寞星球」但我也會病的。
看過醫生,他反問我說:「是不是有寄生蟲?」
檢查過了,原來,這是一隻蝸牛!
一只在我背上的蝸牛!

牠,作為我皮膚上無數動物之一而存在的牠,黏黏地走,討厭死了!
牠漫無目的地,在我的身上遊走著,弄得我很癢。

數萬年了,牠以為自己是王,是我皮膚上的王,打敗了其他也是黏黏的蝸牛,為的,竟是在田裡自由走動的王!
牠們以為那田地是權力,出盡力互相廝殺,互相糾纏。

最可笑是:他們還不知道我只在我皮膚上,他們更不知道,他們所謂的田地、井水、河水,只是我那微不足道的皮屑,只要我伸一伸背,對!只是百分之一秒,哼!他們就變成宇宙的塵埃了!

我不明白,牠們還爭什麼?

*******

很激氣,我真的很氣!
雖然我們是萬物之靈,我們是地球上最有智慧的生物,蝸牛或許不憤怒,但我也會憤怒的。
對面的那伙人,就是為了那些錢,跟我們爭個不停,明明你有你的井水,我有我的河水,公平貿易不好嗎?幹麼為了那些錢,打個不停呢?我的井水是我百年老祖宗留給我的,真不明白對面的那伙人連同那些「愛地球」的環保人士聯合來幹麼?

最可笑是:他們還不知道我那些井水就是核武的冷卻劑,他們更不知道,他們所謂的地球,只是微不足道地在我的腳下,只要我按一按掣,對!只是百分之一秒,哼!他們就變成宇宙的塵埃了!

科學家說,數億萬年前,已經有土星存在,最新科學證據還說星球上可能有高智慧生物呢!
他們正虎視眈眈,什麼時候襲擊地球呢!

既然我們不是太陽系的王,我不明白,我們還爭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