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

功課:把《莽叢中》改寫成第三人稱及順序的故事。

 

昨天。中午。關山路上……

 

廿六歲若狹國國府的武士金澤武弘和他十九歲的妻子真砂,一同往若狹方向走去。只見作為武士的他穿著藍綢子外衣,戴著老式花帽,腰繫著腰刀和弓,黑漆箭筒內有二十來枝箭,十分威風;而他的妻子則穿著胡枝花紋衣服,頭戴笠帽,垂著的綢縧遮著臉,她默默地垂著頭,還騎著一頭棕色四寸高的馬,兩綹長鬣披在臉上。

 

看來,他們已經走了半天,路上遇見的人不多,就只在往山科的路上,遇見一個出家的行腳僧。過了不久,也是在山科的大路上,他們遇見了一位身穿藍黑綢衫的旅人,並跟他們一句半句的搭訕起來。他一手指著對面的山頭,並向金澤夫婦說自己在一座古墳裡刨出了很多古鏡和刀劍,並已偷偷埋在山後的亂草堆裡,又說自己不是生意人,只要他們隨便出一些錢,便把那些東西賣給他們。

 

如此說著說著,不覺已有半句鐘,武弘實有一點兒動心了,便把馬趕上了山路。到了一堆草叢旁邊,那人便說寶物就在附近,因為馬走不進去,便提議三人從小路走去。武弘便把妻子留在馬上,自己隨著那人向草叢走去了。

 

到了幾十丈後,距離出路已差不多有一里了,路旁的草叢已換成高大的杉樹。那人示意杉樹叢中的其中一棵,便是寶物的所在地,於是武弘二話不說便跑去了。此時,那人緊緊尾隨在後,等待時機一到,便出其不意地按倒武弘在地,隨手取出一條繩子,便把堂堂若狹國國府的武士綑在樹上,他還熟練地從地上抓起一把葉子,便塞在武弘口中,那樣,他便啞口無言了。

 

如此狡猾的計謀,敏捷的身手,加上熟練綑綁手法,原來那人便是惡名昭彰的強盜多襄丸。多襄丸作為京師的強盜好色之首,去年已在天鳥部寺賓頭盧大佛後山上,殺死了一名女香客,就連小女孩也不放過。此時,他路過山科,竟然發現了絕色美人真砂,便想到此「不沾血刃而奪人妻」的陰謀了。

 

貪心的武弘被制服後,多襄丸便跑回真砂那裡,說武弘突然急病,叫她去看看究竟,就拉著她的手,走到杉樹林裡去。當真砂看到樹上的武弘時,已深知不妙,畢竟她是武士之妻,立即從懷中取出小刀子來,經過一輪血拼,性烈的她幾乎可以把強盜捅死,但多襄丸的交戰經驗始終豐富,最後竟不用拔刀便把真砂的小刀打落地上。最後,當在武弘的面前,多襄丸的陰謀得逞了。

 

事後,武弘被綑在樹上死了,屍體在第二天被砍杉樹的砍柴人發現。真砂哭著溜到遠遠的清水寺。而多襄丸呢,因為當時天色已晚,他帶同了武弘的財物和武器,正想策騎真砂的馬時,竟然從馬上掉下來,並在栗田口石橋叫著痛,同時給捕手逮個正著。

 

巡捕官接案調查這宗強姦殺人案,並向證人逐一問話,想真正了解武弘的死因時,竟然出現三個版本和三個兇手。 多襄丸的口供承認是他殺了武弘,他強姦了真砂後,說她只會跟著活下來的男人,於是,多襄丸放了武弘,並跟他比試,最後便殺了他,但最後發現真砂已經逃去了。而真砂的供詞,則是她被強姦後,武弘卻鄙視她,她便用自己帶來的小刀殺了武弘,她原本希望跟他一同死去,但卻沒有自殺的勇氣。最後,巡捕官更借巫婆,請回被殺的冤魂作供。他的妻子被強姦後,便要強盜多襄丸殺了他,但多襄丸卻沒有這樣做,反而把他放了,妻子這時又逃跑了,跟著,他看見真砂的刀,並用這一把刀,把自己殺死了。

 

聽罷,巡捕官有如「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他決定由屍體發現者的口供入手,逐一代入角色,寫成了一篇紀實小說<莽叢中>。

 

<莽叢中>

 

受巡捕官審訊的時候一個砍柴人的證言

 

是的,那屍體是我發現的,今天我照每天的習慣到後山去砍杉樹,忽然看見山後的荒草地上躺著那個屍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