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等閒 — 岳飛與索緒爾(名字系列之一)

「莫等閒」為一新來港學童班的名字,問題多多,不只惹來投訴,更顯出改名的人學識有限。

「莫等閒」一詞明顯來自被列為初中課文, 岳飛的《滿江紅》:「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一句,然而,作為一個新來港學童班的名字,未免有點兒那個。

這樣便涉及到了索緒爾的符號學的討論,他認為符號包括語言可分成能指(signifer)和所指(signified),能指為一般事物的物理表面,在這裡,便是「莫等閒」的字面意思:不要再等了,但索緒爾提醒我們,不能忽略符號的所指,即背後的含意,這些含意是文化既定的,就像這一個例子,立即使人想到了滿江紅一詞的句子。當這一些所指發揮作用時,問題便出現了,作為新來港的學童,幹麼要來這一個使人空悲切的班呢?

這樣又使人看到當今的社會服務中心的「司爺」們喜愛舞文弄墨,卻舞了個大個佛出來,難聽一點,就是拋錯書包,貽笑大方,稍有一點文學常識的,也感到有點兒不妥了。

如何是好呢?我認為用「莫等待」更好,莫等待的能指跟莫等閒相約,也是「不要等」的意思,然而一旦到了所指的階級便有不同了,莫等待指向了許冠傑的歌詞:「莫等待~春風吹過暴雨來,浪蝶應悔當初不自愛,莫~等~待」。許冠傑的歌多年來成為了老幼皆懂的詞,當中的意思也較含蓄,較有勉勵成份,總比滿腔憤慨的岳飛「莫等閒」來得好~~

這也正驗了古人云:「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好一個索緒爾與岳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