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鞋子的掩眼法

Graphic1

當藍鞋子的鄧麗欣遇上掩眼法的甄健強……

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一些好歌使到填詞人(唱片公司)爭相填詞,形成了同曲異詞的出現。小時知道的有黎明詩的《敢恨敢愛》(注:作詞人不知,只知「憧憬」諗錯了,這也是填詞人的責任)、鄭秀文的《衝動點唱》(林夕)和許志安(慢版)《唯獨你是不可取替》(梁芷珊)。除了第一首知名度較少外,其餘兩首也十分出名

亦有另外三首歌無論歌唱和作詞人也十分有看頭:Blue Jeans《無聊時候》(小美)、陳慧嫻《千千闕歌》(林振強)和梅豔芳《夕陽之歌》(陳少琪)。亦是除了第一首外,其餘兩首也十分出名。但自從這三首以後,很久也未見過三胞胎出現。直至鄧麗欣《藍鞋子》(鄧麗欣) 和 楊千嬅《掩眼法》(甄健強) 的出現。

如果在兩首詞之間硬要分過高低,我會選《掩眼法》。

藍鞋子

作曲:王智杰
填詞:鄧麗欣
主唱:鄧麗欣
監製:Gray Chan

都 分開太久了 誰 曾令我默許
睡 不懂渴睡已減退 淚 停在我心居

*太累了 太累了 不再飛天遁地
但求一天可跟你再走遍
太在意 我願意 能情願甘心做後備
為何要說句配你不起 (為何要說句對你不起)

#藍鞋子挑選那位 是記憶當晚接近凌晨時
穿起那樣淒美 扣著雙臂 沿路相隨
難道也許我未曾 將愛實現
由你配襯它怎麼不允許

如童話般歡喜 是太多心愛最後亦能如
玻璃故事精美 決定等你 期待一年
如若有天發現能男孩稱心
能否想起我 能否親親我 更多
(如不敢親我 亦可高聲唱 愛歌)

Repeat *##

掩眼法

作曲: 黃智傑
填詞: 甄健強
監製: 側田(ON YOUR MARK)

風 差點嚇倒我 雲 營造了效果
傷 於空氣內進迫我 逃 誰令我心多

*告別愛 抱住痛 所有彩色漸淡
驟來黑影竟遮蔽我雙眼
雪在降 看在眼 全是幻影不用避難
就憑這勇氣便會消散*

#沉迷哀傷的佈景
便懶得相信世上萬人
原本該繼續高興 拼命虛構
黃葉飄零 從沒雪花 過路人
怎去認命 誰也試過
也許只需覺醒

全城多麼淒清 在眼中一塊破舊石頭
仍顯得過份感性 接著的戲
全部悲情 如幻似真
你如何明瞭究竟 問失戀的你
能否將一切 看清
(問失戀的你 陪失戀的我 看清)

Repeat *##

《藍鞋子》在剛剛派台時2005便已經聽過,還記得主唱+填詞的鄧麗欣在節目上提及到這首歌的意念來自於童話故事,應該是《灰姑娘》吧,一到了十二時便要回家了,也是女孩子想愛卻得不到愛的心情。這些元素在詞中也能看到:「是記憶當晚接近凌晨時/穿起那樣淒美」。詞中運用了punning諧音的手法,把童話中的藍鞋子變成了男孩子,作為新晉的詞人,的確有眼前一亮的感覺,但是看來有點眼高手低,這一個點子沒有充份在詞中發揮,難以叫人把三件事:童話、鞋子、男孩聯起來。

而且,這一個punning 有一個弊點:就是「藍」[laam4]和「男」[naam4] 並不是同音字!這使到詞人的點子存在著根本的問題,不要看輕一個字的發音,就是因為這一個發音,使到一些原本很有意思的「好詞」變成了斷裂,例如:

藍鞋子挑選那位 是記憶當晚接近凌晨時
穿起那樣淒美
扣著雙臂 沿路雙隨

上面的詞是用TVB的MV字幕為主。如果「藍」和「男」是同音字,聽歌時,自然就會知道藍色是指男孩,紅色的是指鞋子。這一詞就真的是神來之筆了,有趣是曲中的發「男」音的,因為她自己兼任了填詞人,所以我大膽假設,這可能是詞人不懂這兩個字的發音的原故。就文法而言,也有不妥之處。自問不懂中文的文法,這些可能是門外漢的看法。當然,眾所周知詞要就曲,為了保留意思,改變文法有時也是無可奈何之事,但是太多「犠牲」的話,反而會影響意思,使聽眾難以有共鳴的。

都 分開太久了 誰 曾令我默許
睡 不懂渴睡已減退 淚 停在我心居

這一句的「都」字就是生硬砌詞,因為沒有了「都」字也不損意思,也有一點口語化,跟整首詞的tone不同。而第二句乍聽之下沒有甚麼大問題,跟前句也無需要有關連,但是閱畢全詞後,便發覺這一句根本沒有意義的。原本用同聲同韻是好事,但是「睡」的發揮空間不足,「不懂渴睡已減退」是說「已減退」渴睡,但是又說「不懂」,使人摸不著頭腦。至於「心居」一詞應該不是正確的詞語搭配,但是為了佈置「大累了/大累了」,這樣強調「淚」停在心間,也未嘗不可。

太累了 太累了 不再飛天遁地
但求一天可跟你再走遍
太在意 我願意 能情願甘心做後備
為何要說句配你不起

「但求一天可跟你再走遍」,走遍哪裡? 沒有了賓語。我大膽地懷疑詞人用錯了字,「走遍」的意思可能是解作「走一趙」,但「走遍」應該沒有「走一趟」的意思。另外,如果是詞中的「我」太累了,但「不再飛天遁地」的在文法上是「我」,但是文意上是「你」(即男孩吧?!)。

藍鞋子挑選那位 是記憶當晚接近凌晨時
穿起那樣淒美 扣著雙臂 沿路相隨
難道也許我未曾 將愛實現
由你配襯它怎麼不允許

第一次聽一句還以為是「哪位」,因為後面「是記憶….」,但原來詞中用的是「那位」,先假設詞人沒有用錯字,那麼便變成了主語不清,藍鞋子/男孩子挑選的那一位是誰? 看來似是詞人,因為這是記憶,但按文意,下面又說她「未曾將愛實現」,那麼「你」又是誰?是男孩又不對,是「我」又不對,應該是男孩子挑選的另一個「她」吧。但如果男孩子挑選了她,為什麼「不允許」呢?誰不允許呢?最後一句的文法也是怪怪的。

如童話般歡喜 是太多心愛最後亦能如
玻璃故事精美 決定等你 期待一年
如若有天發現能男孩稱心
能否想起我 能否親親我 更多

這一段也是怪怪,是不是因為男孩子不要那女孩子,才歡喜呢?如果是的話,那麼下三句好像怪怪的了。「如若有天發現能男孩稱心」應該是一句錯文法的句子。

總之,《藍鞋子》有了一個好的點子,卻沒有充分發揮。那麼《掩眼法》又如何?

風 差點嚇倒我 雲 營造了效果
傷 於空氣內進迫我 逃 誰令我心多

一開始已經有了「掩眼法」的元素,風雲也是假的,第四句十分有趣,因為《藍鞋子》也用了相同的字:

誰 曾令我默許
逃 誰令我心多

不知道是不是這一段是很難填的詞,風、雲、傷(空氣)也十分不錯,可惜敗筆了這一句。

*告別愛 抱住痛 所有彩色漸淡
驟來黑影竟遮蔽我雙眼
雪在降 看在眼 全是幻影不用避難
就憑這勇氣便會消散*

這一段很快入了戲玉,就是自己失戀了,所以「所有彩色漸淡 / 驟來黑影竟遮蔽我雙眼」,甚至自己越想越灰「雪在降 / 看在眼 /全是幻影不用避難」,但她也勸自己「就憑這勇氣便會消散」

#沉迷哀傷的佈景
便懶得相信世上萬人
原本該繼續高興 拼命虛構
黃葉飄零 從沒雪花 過路人
怎去認命 誰也試過
也許只需覺醒

下一段明顯是延續,說的東西是一樣,但感情加深了形容失戀後的「掩眼法」,明知是沒有的,卻是強裝作有。詞人嫻熟地用了一些字表達了明知故要的情感,「懶得相信」、「原本該繼續高興」、「拼命虛構」,而且,這是漸進的:先「懶得」、再「原本繼續」、再「拼命虛構」,但又知道自己不「去認命」,「誰也試過 / 也許只需覺醒」。

全城多麼淒清 在眼中一塊破舊石頭
仍顯得過份感性 接著的戲
全部悲情 如幻似真
你如何明瞭究竟 問失戀的你
能否將一切 看清

這一段是有些佈局,上面好像說是自己失戀,原來是勸人的。詩有詩眼,歌詞也是有精警句,這首詞的「拼命虛構 / 黃葉飄零 / 從沒雪花 / 過路人 / 怎去認命」和這一句「全城多麼淒清 / 在眼中一塊破舊石頭 / 仍顯得過份感性 / 接著的戲 / 全部悲情」。詞中最後一段,就是解謎一刻,「問失戀的你 /陪失戀的我 / 看清」,留了一個餘音。

參考資料

《藍鞋子》

《敢恨敢愛》

《衝動點唱》

《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無聊時候》歌詞

無聊時候

無聊時候 才望到孤單的宇宙

無聊仍是我 又背起千斤苦頭

無聊如舊 曾幻想揮揮衣袖

遺忘誰做戲 並放低點點心上愁

想放手 作出種種藉口 只想高飛獨個遠走 不必只懂得看天在懷舊

無奈也需交出笑口 不許有點錯或漏

無謂也許通通接收 害怕指責落後

彷彿淒身這小宇宙 漸漸不懂哭訴與分憂

Ah… 當我想到舊戰友

無聊時候 常預測今天的以後

無聊誰沒有 受壓抑差點想淚流

無聊難受 常落空得不到接受

無人明白我 像喪失思想的自由

心裡邊 太多傷心缺口 只因失落了太久 只好孤單的看天在懷舊

無奈也需交出笑口 不許有點錯或漏

無謂也許通通接收 害怕指責落後

彷彿淒身這小宇宙 漸漸不懂哭訴與分憂

Ah… 當我想到舊戰友

Ah… 軀不走我心太多冷漠

日漸加深加厚再加多 心只知不可一錯又再錯

《千千闕歌》

《夕陽之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