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

從來都避談迷信,因為自己根本未有足夠的知識去決定怎樣才是迷信。

 

他西裝畢挺,中年的地中海卻透出老實和幹練;他獨坐於餐廳裡一角,吸引我的是他用藍芽免提不停地說話,跟對方娓娓道來屬羊的人來年有什麼飛星,有多好運,一會兒後,更讀著書中對中東和中國的形勢分析。

男人的態度除了向屬羊的對方報喜外,他的態度好像是把來年發生的事情均了然於胸,又帶著少少的興奮,如果硬要打一個比喻,他就像向對方讀著新買的歷史書一樣。

他好像完全不認知全世界有十二分之一的人口是屬羊。你可以有屬羊的父母愛人,亦可以有屬羊的敵人,如果他們今年全部都好運,就真的世界大亂了!

看著他拿著金筆,在運程書上做筆記,今天,我感覺到什麼是迷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