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蛋歌 X 相逢何必曾相識 — 戲仿的萌芽

 

 

 

 

 

 

跟同事唱K 時,終於找到了有人懂得唱「魚蛋歌」。但好像不以為然它跟「相逢何必曾相識」的關係,一般人也以人這只是單純的「戲仿」(parody) 作品。

就香港的例子來說,較為受落的「戲仿」應該是電影:《大話西遊》、《功夫》。其次漫畫和動畫相對而言較為弱勢,甚至被人歧視,但動漫的「戲仿」(或稱為「惡搞」) 卻在香港電視界如雨後春荀般湧現,先有《Keroro 軍曹》,因為此動漫惡搞了大量日本70年代動漫的元素,所以此動漫對象應該是25+的觀眾,然而卻受到了5-18 的觀眾歡迎。隔了一段時間,又推出了《涼宮春日的幽鬱》,充滿著後設和戲仿的元素,最近再有《爆笑管家》,當中的對白完全是高級的知識份子+動漫迷。

但上述的媒介始終離不開戲仿的物質 — 再創造 (re-creation) ,或稱二次創作,還是諷刺和調侃的成份,又或者說,是把原本十分正經的東西在諷刺的環境中,展現出兩者在形式上的高低落差,引發笑料。

一向被視為high profile的音樂(歌詞)又如何?遺憾的是,就算是現在的所謂「流行曲」,內容卻依然保持著數十年前的風格:陳述、詩歌、敍事、比喻,好像卻沒有「惡搞」和「戲仿」的歌詞流行過,邊緣樂隊又「不屑」對這後現代主義於一顧,當然,歸根究底,也是因為資本主義的商業累事,抄襲歌曲可能被捲入版權的訴訟。奇怪的是,就是從前「歡樂金宵」曾經出現過的「惡搞」,也總是扮某某歌星,改改歌詞,雖然也算不錯、也有不少歌手在只在編曲上改動,達到再創造的後果,但總沒有一首歌可以跟另一首歌cross over,遙相呼應的。

說了那麼久,就是要帶了魚蛋歌的「先鋒」和「前衛」之處。

我不懂音樂,但編曲方面,不容置疑,《魚蛋歌》一開首的intro 只是《相逢何必曾相識》的30秒intro濃縮版,這一招可真高超,只要是年過20的,應該也感受得到。

演唱方面,亦是可觀,由於男主唱者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人物 — 苦榮,只是由同是女生的芝see姑bi 創作及聲演的人物,女聲則由當紅的蔡卓妍(亞sa)演唱,這樣使歌曲中的所謂「愛」的元素,更加撲朔迷離。

MV 方面,不用說,跟歌詞是完全配合,由蔡卓妍「正經」地真情演繹,但對手卻是大公仔的「假人物」 — 苦榮,看著他們倆,就有種說不出「衝撞」和「落差」的感覺。

值得留意是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最後一幕,看到觀眾聽live的反應,可知當時此曲走紅的情況。

歌詞方面,其實就是「相逢何必曾相識」的21世紀版,就是兩個街外人相遇,卻「好像」發展出一段既皮毛又深刻的戀愛,只不過《魚蛋歌》更深一層,將同一件事分開兩個了「高」和「低」的層面來解讀,充滿立體感和諷刺的意味:

高的層面,亦是認真的層面,全由亞sa來演繹:

苦:彼此撐了一柄雨傘 妳吃魚蛋卻沒說話
妍:為我仍未親吻我 旁人的心聲可有消化
苦:這檔辣醬妳吃不慣 令你手震反白眼
隨淚線崩潰再沒法說話

妍:情迷浪子的韻味
苦:我著件衫有陣怪味
妍:如何能獲得勇氣 迷人的櫻唇怎可以避
苦:這對摯友情況太過蹺蹊
近似咫尺 相距萬里
妍:情話未講出半點

合:但又未心死
*妍:魚蛋 (苦:魚蛋)
妍:魚蛋 (苦:魚蛋)
合:時常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口渴吧
妍:就像愛上你濃烈刺激一樣鹹
苦:極具性格 而無奈未可當正餐

妍:唔該 (苦:唔該)
妍:魚蛋 (苦:魚蛋)
合:從來o趙你o趙你o趙你o趙你就像快餐
妍:但是愛上你 餘味永不會驅散
苦:道別了 原來未夠熟(仍難忘記吧)
合:怎一起晚餐(相依一舜間)*

妍:微涼夜風吹我吧
苦:髮腳亦沾滿着芥辣
妍:紅霞隨暮色滲透 如長空飄來玫瑰花瓣
苦:你你我我無法看透真假
那小巴阿叔已到站
妍:回頭看不羈漢子 重逢
合:原是太難

Repeat *

妍:魚味太淡 咬上去未算很彈牙
苦:怎會食下 和談情同樣有害吧
妍:喜歡你也需吃苦嘛
仍然逐串地吃下
合:令我傷身 偏不肯戒了它

如果只看紅色的字,便會發現大量唯美式/文學式的演繹,表示了女角對愛情的感覺:「迷人的櫻唇怎可以避」、「紅霞隨暮色滲透 如長空飄來玫瑰花瓣」,然而,當集中看藍色的字,便會即時跟紅色的字產生化學作用,同一件事,兩種不同的東西:

妍:情迷浪子的韻味
苦:我著件衫有陣怪味

妍:微涼夜風吹我吧
苦:髮腳亦沾滿着芥辣
妍:紅霞隨暮色滲透 如長空飄來玫瑰花瓣

有趣的是,跟「相逢何必曾相識」來比較,又真的是有舊瓶新酒的感覺,(注:下段是由男女同時合唱,歌詞卻不同)

女︰我信愛 同樣信會失去愛
男︰我怕愛 同樣怕得不到愛
女︰問此刻世上 痴心漢子有幾個
男︰問此刻世上 痴心女子有幾個
女︰相識相愛相懷疑 離離合合我已覺討厭
男︰相知相處相拖欠 緣緣份份我已覺無聊
女︰只想愛得自然
男︰不想愛得隨便

有趣的是,作者把「高」和「低」「玩到盡」之後,由回歸了《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氛圍裡:

魚蛋歌:

妍:魚味太淡 咬上去未算很彈牙
苦:怎會食下 和談情同樣有害吧
妍:喜歡你也需吃苦嘛
仍然逐串地吃下
合:令我傷身 偏不肯戒了它

妍:唔該 (苦:唔該)
妍:魚蛋 (苦:魚蛋)
合:從來o趙你o趙你o趙你o趙你就像快餐
妍:但是愛上你 餘味永不會驅散
苦:道別了 原來未夠熟(仍難忘記吧)
合:怎一起晚餐(相依一瞬間)

相逢何必曾相識:

女︰同是天涯淪落人
男︰相逢何必曾相識
合︰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再度再度灑淚

男︰留給你 請珍惜這段友誼
女︰也許一天可以既話 准許我多愛一次
合︰且把今晚的諾言 留待以後一一發展
篇寫愛的經典

不同的是,相逢何必曾相識是一段將會有發展的愛情,但魚蛋歌卻因為大家「各有異心」不見得會一起發展,我想這也是對前作有所回應吧!

魚蛋歌的優勝點在於,它是「戲仿」,它是「再現」,但卻不是二次創作,而是跟前作一脈相承的「續集」式創作,是把文字處於諷刺和「認真」之間,使人哭笑難分的狀態。或者,這就是作者要宣示的一種愛情觀。最後,同是戲仿《相逢何必曾相識》,周星駛的齋笑閩南語版實在及不上笑中有淚的《魚蛋歌》。

正因我對這兩首歌的認知,每一次的魚蛋歌,我也十分認真的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