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nge 1st Season: 後911意識形態再現

Graphic2

美國的電視劇一向比起香港的素質為高。每一個星期只播一集,無論是在故事規劃、演員的投入、鏡頭使用等等,也可以講究一點!

從來也沒有追看這些美國劇的習慣,看得較頻密也只是多年前的X-file ,但也不算是追看的類型。但看明珠台的《F-檔案》Fringe 宣傳不俗,雖有興趣,但最終卻因為電視的使用權 + 家人習慣,不得不屈服於TVB的肥皂劇,但有機會下載了一整個季度的Fringe連中文字幕,卻不知不覺迷上了,保持一個星期看一至兩集,的確不錯。

故事劇情 (from Wiki)

本故事講述一個在美國國土安全局的監督下,一個以麻省波士頓為據點的聯邦調查局Fringe隊的事蹟。Fringe隊以世界上所發生的不能說明事件的調查為目的,透過非主流科學(或邊緣科學)為手法進行調查。

平偉達在17年前本來是一位參與美國尖端邊緣科學研究的科學家,但卻被指為有精神問題而被關進精神病院達17年。但17年後,因為多宗被指為與「模式」(Pattern)相關連的案件而被「請」出山協助研究及解讀。17年前平偉達的同僚後來創立了巨大動力(Massive Dynamic,並透過為右手手腕患癌的尚妮娜換取其公司的義肢,成功把尚妮娜招攬成為巨大動力的首席營運長(COO)。不過,巨大動力其實還有很多不為人所知的秘密,而不少曾經掌握過巨大動力的秘密的前僱員,都懷疑被與巨大動力相關的人員所殺,例如:後來自行創立了延續生命公司的總裁。

本劇被認為是另一電視劇《X檔案》的延續篇。

美國人的意識型態

自從2001年的911襲擊後,美國人作為世界強國的恐懼意識型態開始浮現。這一點在文化媒介表露無遺,cyberpunk電影不停地出現對美國國民身份的認同,試想想Spiderman 的911版本。事隔7年,估不到這一種意識竟然流落民間,成為了電視劇的題材(注:此片於2008年9月9日首播,第二季則於2009年9月17日首播;兩者關係不言而喻) 。全劇的主線中心在於一連串不知名的奇怪事件,當中有不少謎團和似有若無的邊緣科學,後來,更深入地把愛因斯坦的平衡宇宙觀給扯上了,去到幾乎最後的兩至三集,才有這一個gist point 出現。跨國高科技集團首腦原來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平行宇宙的另一人。Fringe自然是Sci-Fi 電視劇,裡面的邊緣科學固然是賣點,但這亦只是幌子,作者(群)所要表達的,是一種美國人對科學和政治強大得來黑暗,最終自招滅亡的恐懼。這一種感覺,無疑好像是一般的Cyber-punk電影要表達的東西,但估不到去到第一季度的最後一集,竟然出現了美國人的夢魘 — 911 事件,由一套「科普連環偵探式冒險連續劇」,變成了揭露後911心態的恐佈片。

最使人影象深刻的,是最後一集的最後一幕的最後約3分鐘的片,在不知名的情況下,女主角單人匹馬進入了平行世界 (Alternate Universe),去到了一個不知名的office,並看見了最新的報紙,說OBAMAS SET TO MOVE INTO NEW WHITE HOUSE, 並且會見了William Bell ,最後她望出窗外,發現這裡是Twin Tower。當中的意念令人拍案叫絕!亦充分表現出鏡頭說故事的技巧,是遠勝於文字的!Obama (注:劇中的報紙的obama 有’s’) 是於2008年當選美國總統,他的當選具有十分的政治意識:黑人當了總統!但主角卻在早已於2001年便被恐佈份子襲擊而消失的Twin Tower 看到這一張報紙!這兩件對於現在美國政治系譜中具有極度意義的事件放在一起,在這一個東方小城市的第三者角度來看,原來911這一件事對於美國人來說的影響實在太大,可以看出,事隔幾年,作者依然運用這一橋段作為突顯埋於國民心裡的夢魘的工具,我想美國人一看此片的感受和震憾遠比我們更大,有點等同我們中國人的南京大屠殺一樣。

簡單的結構

全劇的主、副線所牽涉的內容極多和廣泛:特工的愛情、科學怪人科學家的父子情、穿插著各種不同虛無飄渺的科學(幻)理論、為什麼說是簡單呢?因為這不難發現一些科幻劇的主要元素:

救贖女孩

Olivia Dunham 作為一個出色的金髮緣眼晴典型美人的FBI特工,做事勇敢果斷,又不失女性溫柔和性感的一面,原來她曾經是精神藥物的試驗品之一,這一種缺失和勇猛,正正是美國人的意識型態之一,試想想這不是X-man, Batman, Spiderman, American Captain裡所有人的背景嗎?問題是這一次是woman,也是此劇較為有趣的一點。因為「救贖女孩」這一觀點多見於東方,尤其是日本的恐佈片上。作為主角的救贖女孩,還真少見。

著重懷舊

不知為什麼科幻片總有些懷舊的元素,可能這是一種對科幻太「虛幻」的一種「補元」吧!此片的主線根本就是懷舊的情節 — 數十年前的實驗室, 乳牛, 打字機, 黑膠唱片, 機械等,這通通是破案的關鍵和twist points。這使我想起Minority Report 花了不少的情節描述

那部木波製造機,那是跟智者精神融合的,又強調是「原木」和「獨一無異」。

二元對立,一正一邪

十分有趣的是全劇的事物和人物也是一些二元對立。那一部平行世界穿越機可以開洞,也有塞、在同一件事情的調查的層面上,有Broyles, 也有對立的Nina Sharp ; 在科學研究上,有窮且精神病的Walter Bishop, 有相對富有和聰明的William Bells。這些簡單的對立便形成了複雜的關係。

且看第二季度的idea會否更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