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yths — Sophie’s World

Graphic1

… a precarious balance between the forces of good and evil…

善與惡之間危險的平衡

蘇菲在一節的最後有深刻的發現:如果她在自己的花園長大,不知道什麼是「自然」的時候,她會自己作一個故事來解釋「春天」

這就是人類的智慧,他們會把一些前人的東西作出批判,使自己更進一步認識自己。根據書中的系譜,荷馬(Homer)在公元前700年完成了記錄神話的過程,然而,令人驚訝的是,這些眾人皆信的文本,竟然在短短130年後,即公元前530年便給哲學家[[色諾芬尼]] (Xenophanes)(570B.C — ?475 B.C.) 給「拆穿」。

Men have created the gods in their own image, he said. They believe the gods were born and have bodies and clothes and language just as we have.

書中沒有詳細說他是誰,查證一下,也覺有趣:

Xenophanes
Xenophanes of Colophon

他的名句是:「如果馬能畫畫,牠們會把牠們的神畫成馬一樣」‘If horses could draw, they would draw their gods like horses’ 原來,他本身就是一個詩人,而且他也是單元素論,更不是風火水,也不是金木水火土,而是「泥」(mud)。他認為泥就是組成世界的元素。

書中的一段吸引了我:

We call this the development from a mythological mode of thought to one based on experience and reason. The aim of the early Greek philosophers was to find natural, rather than supernatural, explanations for natural processes.

那麼我們中國又如何?

我們中國的神話跟西方的比較,竟然是遲了很多。荷馬於公元前700年完成了希臘創世神話,確立了以宙斯(Zeus)的「族譜」;就相同級數而言,中國神話應以「盤古」開天辟地比較,而這故事竟然是到了三國時代(184年)才出現。然而,女媧作為造人之神,雖然較早見於公元前350年,但也比荷馬遲350年之多。那麼,當荷馬確立神話之時,我們的偉大華夏文明又在做什麼呢?稍為知名的,就是春秋五霸齊桓公,就是在公元前685年出世的。當色諾芬尼告訴世人神是依照人而創造之時,我們中國的哲學也剛萌芽,這是老子的年代,我們在討論「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NuwaFuxi
女媧與伏羲

在西方的世界,Xenophane已經說明了神仙是由人所創作。但是,我們中國卻從來沒有這樣的說法,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我們擺明車馬說神仙是人,中國神話中,女媧是「按照自己的方式造人」。後期發展的神仙系統,有很多也是由人:共工是黃帝後裔、顓項是炎帝的後裔、更有修練成仙的:太上老君=老子;真武大帝=王子;二郎神、八仙、關帝、媽姐等等皆是。中國道教相信,凡人皆可修練成仙。

有趣的是,如果中國當時以老子的哲學為主,我們跟數千里外的哲學家也有著同等的理念,我們也沒有用超自然的方法解釋自然,我們也用了人本中心的思想:「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太陽底下無新事。同一個太陽,不同的地方;但同一樣的思想正在發展,卻最終衍化成截然不同的體系。

參考資料

Stokes, Philip (2002), Philosophy 100 Essential Thinkers, New York: Enchanted Lion Book

中國神話 Wiki

三五曆紀 Wiki

老子 Wiki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